欢迎来到江都鹿回网
收藏
位置:江都鹿回网>专家>正文

让青春理想在大山中放飞——记第23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获得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7-19 07:22:40

担任玉灵村第一书记期间,严克美总是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,专门记录贫困户的生产生活情况——谁家最穷,她就经常上谁家;谁家遇到困难,她就及时伸出援手。

民生是最大的政治。当地方治理顽疾遇上公众舆论监督,任何干部懒政惰政的行为都必将暴露无遗,任何敷衍推诿下的承诺也都不会让百姓买账。

“考个大学有啥用?毕业还不是一样在外面混不开!”刚刚回村的严克美没少被非议。她一遍遍安慰自己,然后重拾心情继续工作。两个月试用期后,严克美的优秀表现得到了村民的认可。2009年1月份,她正式担任红槽村党支部书记,这一干就是4年多。

2013年,严克美参加了从优秀村干部中招录公务员的考试,成了一名乡镇干部。但她没有坐在办公室里,而是主动请缨担任当阳乡玉灵村第一书记。

严克美深知,要彻底改变村庄面貌,归根到底还是要做好发展文章。为此,严克美充分利用玉灵村水力资源、光能丰富的优势,将河道沿线集体山林出租给盛丰能源公司开发水力发电,每年获取租金3万元。同时,积极争取支持资金30万元,启动建设光能发电站1座,预计年收益5万余元。

她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是村里第一名大学生。她放弃了大城市的高薪工作,回到家乡带领乡亲脱贫致富。她就是重庆市巫山县当阳乡党政办主任、玉灵村第一书记严克美。近日,“把青春奉献给崇山峻岭”的严克美荣获第23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。

以前,当地村民一直靠种植“三大坨”即洋芋坨、苞谷坨、红苕坨为生。俗话说,“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”。严克美带头筹建养殖专业合作社,带领村民养殖山羊1500只、生猪1000头。短短几年间,村民人均年收入从不足2900元增长到7000余元,红槽村成功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。

出生在当阳乡红槽村的严克美从小就梦想着能走出大山。长大后,她梦想成真,在上海有了稳定的工作。然而,为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,2008年,严克美又毅然放弃都市生活,回到家乡干起了村党支部书记。“这里待遇低,一个月只有三四百元,很多老同志都干不下去了,你一个黄毛丫头能镇得住?”乡领导问。“你们可以给我两个月试用期。”严克美答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“不干出名堂,我就不叫严克美!”

据市旅发委统计,5日(初一)当天,省文化和旅游厅重点监测的我市四个景区共接待游客7.24万人次,同比增长2.57%。其中,鼓浪屿接待游客5.0万人次,已达到景区最大承载量,同比增长4%;胡里山炮台接待游客0.75万人次,同比增长5.63%;集美鳌园接待游客0.40万人次;同安影视城接待游客1.09万人次,同比增长2.23%。(记者 吴君宁)

以2018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,古纤道绿色纤维100%股权采用收益法评估的评估值为56.53亿元,评估增值38.61亿元,评估增值率215.45%。经交易各方协商,本次重组标的资产交易作价为56亿元。

美国“退群”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态说了啥? 快看

旅游行业经过十年风云变幻,如今已走到新老交替的分水岭,从观光游到休闲度假,从一年为数不多的几次出行,到旅游成为Z世代的全新生活方式,新技术、新模式不断促进和推动产业向前发展。在今年4月的公开演讲中,马蜂窝CEO陈罡曾提出“新旅游3C战略”,进一步强调了以内容(Content)为轴心,带动用户(Consumer)、商业化(Commercialization)有机运转的商业化能力。3C战略所锻造的“种拔一体”等一站式消费决策场景,将成为马蜂窝的核心竞争力所在。

随着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,严克美又有了新目标:“当阳是水的源头、云的故乡、植物的王国、动物的天堂。当阳大峡谷正在打造4A级风景区,要让我们的村民也吃上旅游饭!”

严克美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以前,红槽村通往当阳乡的路都是村民们自己“刨”出来的,只有2米多宽,要是赶上下雨,一走一脚泥。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严克美跑上跑下,争取来了修路物资。最开始,村民们都不敢相信,严克美只能带着村干部自己慢慢干。后来,村民们陆续回过味来,开始加入义务修整道路的队伍。2年后,一条宽5米、长11公里的村级公路通了。

百园千植即将绽放京城,志愿者的微笑也将成为北京世园会的“金名片”。“世园会是多元文化交流的一次盛会,我们将用周到的服务展现北京志愿者的风采。”赵文博说。

根据知情人士的指引,记者在苹果应用商店输入“卡卡记-健康计步”,表面上来看,这是一款运动计步软件。

(央视记者 王悦舟)

从期望薪资分布上看,位于4000-5000元区间的应届本科生最多,共占到总数的41%,有9.8%的应届本科生期望起薪在3000元以下。(完)

和国内一样,比利时中小学生的暑假也在7月和8月,这个时段也是欧洲成年人休假的高峰期,很多学生都会跟随父母出去度假。有的一家人开房车周游欧洲,有的去户外露营、骑单车,有的随家人出海钓鱼。还有的学生趁假期集训网球、游泳、田径等各种运动项目。

“说我不向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,那是假话。”回顾这些年的乡村生活,严克美坦言,回村工作并非一帆风顺,还遇到了不少困难。“可每当我看到这片崭新的天地——山更青了,水更绿了,果更甜了,人更美了,我又浑身充满了干劲儿。”(经济日报记者吴佳佳)

快三娱乐

江都鹿回网网站版权所有